味蕾

我是感叹帝


我是吃货,爱美食
本人体重200,吃遍大江南北美食,除了天上的灰机,海里的潜水艇,地上的小面的。但是还是忍不住好吃的毒瘾。。.

欢迎♥淘宝卖家♥ 及好吃的盆友们推荐。。。。。。。

我是一个小伙
美食推荐网站http://www.weilei.pw味蕾
我做的绝不是网站,而是一个心愿。

【心火传映】把台湾看得大,格局自然大

风尚旅行之于台湾

这几年,一直有一群人支持风尚旅行,我们也得到许多奖项、媒体的肯定。但,我一直思考的是:「为什麽这个规模做不大呢?」

如果规模做不大,就无法发挥影响力。前些日子,我到巴黎、佛罗伦斯、柏林各住了一週,回国后有很深的感悟。柏林肯定是现今世上一座重要的创意基地,可是它为何不太需要谈创意?这是因为柏林在战后重建,所有东西都要重新思考定位,创意自然呈现;佛罗伦斯为何不需要思考跟创意?因为文化几千年就在那儿,文化就是它的根基,所以它不用谈文化,生活裡的一切都是历史的累积。这些东西都不用刻意讲。

《庄子》裡写:「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」在缺水的困境下相互扶持,不如互相遗忘在大江大湖裡。是不是有些无情?但这是关于整个环境的改变。如果鱼能够在大江大湖裡自在地游着,何必要相濡以沫呢?当我们把自己困在一个小地方,彼此互相鼓励、互相支持,是没有太大意义的。就像孝子值得鼓励,是因为家贫出孝子;可是,为什麽家贫?是因为世道不富足,资源分配特别不均,才让家贫的状况被凸显。若这个社会过度强调孝子,代表社会可能出了些问题的;处在合理的均富状态,孝子便不会成为过度突显的美德。

我们希望增加许多人的「体验」。例如,去云林近距离观察农田,发现台湾的农业有多麽精采。我跟同事说:「将我们说的放在行程内容裡就好,不须放在外在的行销包装。当不断强调某个特质时,就只会有少数人会注意到我们;真正投入耕耘内在,自然能够吸引人。」所以,如何创造那个大江大湖,才是最重要的问题,这也是格局的问题。

如果我们认为台湾的农业、文化、环境有价值,那麽,我们应该想想,什麽才能改变整个大环境,而不只是关注一件事情。我认为,关键是改变「人」!当台湾这块土地上的所有人都认为某些事情有价值,那麽,这些事情自然而然就会有价值。

风尚,如何创造台湾的价值?

第一,带去外面看。我带你去认识世界,让你知道日本京都能把文化创造出那麽高的价值,几百年的笔、砚、纸、墨、扫帚店,这些平凡事物之所以存在价值,都是因为文化的累积、技艺理念的传承。当你看到这些事物创造出价值后,就会回头思考:我自己住的地方,好像也可以有这麽一回事。

第二,再带回台湾,做在地的深度旅行。每一个乡镇我们至少可以做到两、三天的旅行,台湾有三百多个乡镇,观光会不会一次就卖完?不会,是会不断地卖。就像日本一样,你去了东京第一次,可是东京附近的乡镇,箱根、热海、轻井泽、青里,还有日光,每个小镇都有自己的故事存在。

如果把台湾看得很小,就会把自己的格局弄得很小。其实,台湾很大。

台湾总共有三百六十八个乡镇,近八千个村庄,每一个村庄的故事都不一样,如果每一个村庄待一天,那要几千天呀!每个村庄不一样,是因为族群、地理、风土条件差异产出了农业的不同,习俗个性就会不同。所以,去了美浓才知道,美浓的土地公不供奉在庙裡,而是供在一处像坟的地方,那是「化胎」,是客家人的风水。去了阿美族的部落,才会知道,原来港口部落的丰年祭不只是开心唱歌、跳舞而已,前面四天的迎灵是很严肃的,因为那是迎接祖灵回来。部落裡将壮年男子分为八个阶级,有个阶级是「猎犬」,那是负责守卫的;「敬酒」阶级,则将近四十岁。为何要敬酒?在丰年祭时,敬酒是拿着一个竹杯,水桶裡面都是啤酒,装一杯敬长辈,如果对方觉得平常做人不够好、诚意不足,那可以婉拒,婉拒几杯、晚辈就得乾几杯。敬酒是为了进入下个阶级「青年之父」前的一个必经过程。是在我们人生最需稳重内敛时,透过敬酒礼仪检视自己成熟与否。四年一次的阶级晋升,倘若平常对长辈耆老不够尊重,那麽可能丰年祭就过不了囉!

每个村庄发生的故事都很精彩,所以我们做这个工作很开心,因为单就台湾就认识不完了。当你认识自己的土地,认识自己所存在的位置的价值,就会更清楚地知道,你在关係上是落在一个什麽样的位置。

从台湾的角度看产业发展,我觉得,台湾或许不适合做大产业裡全球第一的公司,例如全球第一的笔电;但台湾可以成为全球最精的一个小众产业,例如工业电脑、螺丝钉。台湾的历史文化告诉我们,台湾人没有做不到的事,这是因为移民岛屿的社会特性,多元种族溷种所产生不断进化的基因,当环境恶劣,存活下来,代表适应能力强大,所以台湾人在做一件小事情时,会做得非常好。我们的民族性与韧性,愿意贡献生活裡的三分之二的时间努力,只留下三分之一休息。台湾一般工时很高,也是因为某些台湾人很享受投入在某些具挑战性、自己喜欢的事情裡。只要选择的是自己喜欢的事情!

台湾有些新创团队,善于迅速地创造大价值,找到更多机会;另一种,则是将布局放长远,慢慢耕耘。如果总着眼于小地方,自然看不到大格局。

给青年世代的建议

我们想要「用旅行改变世界」,但对我来说,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只有「年轻人」。因为年轻人对于社会裡的公、义、弱势,没有社会化的包袱存在,所以那些感觉是最真实的。

过去当我与陈嫦芬老师在某些角度上有不同想法时,我总归纳于不同世代、不同背景,所以冲突必然存在。可是现在明白了,那是因为时机未到,我尚未成熟,还没到达那个境界。经过了经营风尚辛苦的期间,我渐渐理解到,将事情处理好才是专业,而非纠结于单纯的理性或感性,以前未内化的道理开始会不经意的跑出。到现在,我越发觉得陈老师格局深广,而自己的格局很小。实际去走、去做,眼界才会开,格局就会大。

我建议年轻人背包旅行。旅行教我如何去面对问题、解决问题,如何用破英文跟外国人沟通,如何看待世界。年轻人旅行,对于锻练看这个世界、锻练面对问题、解决问题的能力,有很大帮助。

我在旅行的过程中学到太多事情,为什麽京都老房子被保存下来反而创造极大价值?夏威夷海滩的海龟爬上岸来,为何触摸就要罚钱?因为他们知道环境维持能使观光永续。但我们的东海岸不断地盖公路,让自然环境消失; 重度开发盖大型饭店,让生态耗竭。到底是因为有那些生态、美好资源才吸引人来此处体验?还是过度开发,处处都是充满饭店、购物商店,才会吸引游客?台湾在观光经营的逻辑思考上,这是一直存在着的问题。

旅行能够改变世界,是因为旅行改变了一个人的「脑袋」、「思维」。思维不同,眼中的世界就完全不一样了。所以与其说服年轻人去认同某些事,倒不如让他旅行,看过京都才知道,原来文化要保存;到夏威夷,知道环境应该被维护;看过曼谷,懂得从传统文化找创意;去到柏林才发现,原来臺湾谈文创、设计,可能是因为格局太小?!

年轻人要培养从不同面向去看待一件事情的能力或习惯。在这个世代,一个有立场是天生的;真正重要的,是如何明辨事情的是非,沟通解决问题。沟通非常重要,只要能沟通,就能找到解决的方法。现在常提到跨领域的人才,我认为这并不真是指一个人要懂很多东西,而是要懂得与不同领域的人沟通。怎麽沟通?就是站在不同角度。

德国总理梅克尔在自传裡提到她所信仰的哲学就是『妥协』。这在中文裡通常做让步、弃守等负面解读,但对梅克尔来说,妥协是为了让事情往前更进一步,没有任何的对错。世界上没有什麽是绝对的对、错,事情只是立场不同。当我们仅用对错来做判读,很多事就无法继续沟通。妥协告诉我们找到一个方法往前走,这也是一种多元思考。

能学的事情真的好多,要不断将自己放在「空」的状态下,东西才会进得来。中国有句话「外圆内方」,对外要圆融,对内要刚直,所以我觉得立场、对自己的要求是对内,但对外,要更能接受不同的声音、意见、角度,尽力学习,内化成为自己的一部分。

游智维

现任风尚旅行社总经理与我们创造事务所共同创办人。透过旅行设计服务,满足消费者对于行程规划的需求,在旅行中带入设计参访、文化考察、农业体验、环境参与等主题,让旅人们在难得的假期中得到最大的感动与收获。也将理想落实在改造台南谢宅及其他如老房子文化运动上,并持续扎根台湾在地小旅行与离题旅行、习作假期等新形态旅行服务。


评论(1)
热度(1)
©味蕾 | Powered by LOFTER